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文化逸事 -> 梳子巷杂忆二三事
梳子巷杂忆二三事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8-4-14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948

♦  邹文志

      回首过往,是岁月将瞬间定格为永远,是思念将往事升华为铭记。一切的瞬间,一切的思念,都是温暖我们的理由,都是不能舍弃的记忆。

      一九五八年我家从长青街(现人民路)迁往大梳子巷。大梳子巷和鸡鹅巷 、丝瓜井、四眼巷、小西门都相距不远。没有什么传说,可能是因巷多窄小得名。

      我们居巷中,前端是老龙庙窨子屋,住的是汉剧团的一些老艺人,曾在北京获奖的名角邱吉彩,毛太满在这里度过了晚年时光。

      巷子的另一端是梳子巷小学,出口连接大兴街,街口是京剧团。梳子巷是常德市城区窨子屋集中的地方。那时的木板屋十来平方,一家人挤在一处,由于屋太窄,小孩洗澡不论男女都光身在天井的走廊里,不避行人,童年的乐趣随着笑声水声四溅。

      梳子巷受两剧团的影响,我们这些孩童都喜欢看戏。小时家穷,为了满足对音乐的追求,学吹笛子是最好的选择。每当夜静时,长巷传来悠扬的笛声,十分陶醉。

      孩子们经过长期耳濡目染,巷子里出了几名文艺高手,有易学軍,史智勤,张真元,现近古稀,还活跃在当今武陵乐坛。红白喜事,开业庆典都不乏他们的身影。

      我也得力于吹笛子,进了专业团队。这件事还得感谢当时的革委会主任冯继才政委。有一次在市革委会礼堂独奏时他点名要我,否则按当时政审的条件,一个漏网资本家的子女,是不可进市革委会毛泽东思想文艺工作队的。

      梳子巷有大小之分,小梳子有一位退休梅老师,爱好集邮,收藏颇丰。特别是一些高分面值的珍邮和难得一见的错版票让人大开眼界。我从小喜欢集邮,在当时也算小有名气,我们群的刘启赋(吉祥安康)先生曾目睹,至今还赞不绝口。可惜为了傢俱和住房换卖。特别是家居新村的官国志用几根枫木(不能打傢俱)换了我几本邮票,价值暂且不论,可惜了我多年的心血。

       这几本邮票历经文革抄家还能完好保存,实属不易,心想落在真心集邮人手中,也算名花有主。想不到后来他的心爱之物被贼惦记也不翼而飞,令人扼腕。

      杨丕智先生在《小西门旧事》中提到的五香味精豆一事记忆犹新。至今我能完整哼出那个江淅人卖唱的小调,充满异乡风味地旋律,时常吸引我们前往,不买听一听也算是一种享受。

      丕智文中提到的楊德璋先生和我是七中67届高十三班的同学。他拉琴我吹笛,还一同为诗歌《十唱十六条》谱过曲。《十唱十六条》是人民大学的学生写了发表在《人民日报》的。我们信手拿来,主旋律由楊一气呵成,前面加的一段引唱由我完成,记得是”山在欢呼海在笑,锣鼓喧天喜讯到,好象春雷震天响,党中央公布十六条”。

      我俩谱曲的《十唱十六条》被班上的美女同学排练成表演唱后在大街上宣传,一时风靡,成了我们这一辈人美好的记忆。由中国广播文工团谱曲的《十唱十六条》比我们慢了两个月,这事至今让我们引以为傲。

      今天记忆中的梳子巷已不复存在,好在窨子屋在老西门重建,还能一睹芳容。

      我们希望民居能多样化,全是钢筋水泥摩天高楼也单调,我们老年人只想有个寻根寻梦的去处。新景点大河街,小河街,老西门修新如旧,被誉为“生下来就老了的房子” ,也是一个不错的铨释,让老人们终于有了个存放念想的地方,好!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