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文化逸事 -> 小西门,你好!
小西门,你好!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8-4-14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539

♦  谢昌健

     一个人可以走得很远飞得很高,但有一点柔软一旦击中,能让你泪流满面,把你打回原形,这就是乡愁!天南海北去过北京南锣鼓巷、上海城隍庙、福州三坊七巷、云南丽江,这些古老的街巷风格迥异、各领风骚吸引天下游人。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家乡的小西门,不光因为它百年西门成春梦,建新如旧,时典古典交织被世人瞩目,更因为小西门是我儿时的家园。

      一  深夜擒贼

      世间万象如走马灯般一晃而过,在小西门的往事历历在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家住在小西门边,是一个四周都有走廊的红砖斗墙平房,平房面南朝北,南面向阳温暖,北面阴冷潮湿,尤其到了冬天北风吹雪花飘的季节,薄薄的木门、玻璃可在木窗中晃动的窗子根本抵挡不住北风的侵袭,人在屋里冻得直啰嗦,只好一到冬天就用旧报纸糊住门窗的缝隙来抵御寒风。

      红砖平房十二、三个平方一间,一排有十间,可住十户,前后合起来就是二十户人家。居住条件环境虽然艰苦,但邻居间关系十分融洽。因房间小人们就将锅、灶摆到走廊上做饭。一到做饭时间,你家烧柴火,他家发煤火,一时间烟雾缭绕、热气腾腾煞是热闹。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菜大家都晓得,你到我家、我到你家去夹一筷子的情景是再平常不过的事。问题是在外面做饭天气好时不要紧,吹风下雪落雨时很不方便。房管部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用红砖砌了一人多高的12单墙把走廊围了起来,外墙上还做成十字架形的空花格便于通风和采光,虽然没有砌上顶仅是个简易厨房,各家各户已经非常感谢城北房管的亲民举措。

      记得厨房修好没多久的一天夜晚,熟睡中的我被厨房里传来的响声惊醒,开始以为是猫进来找食,但一想猫不会有这么大的声响,于是爬起来摸到房门口猛的把门打开,哇,一个人就站在厨房里!我也顾不得害怕,大叫“抓小偷啊”就猛扑了上去。叫声惊动了街坊,在黄金台木器厂做盖匠、人高马大的莫师傅最先赶来,家里人也起来了,大家扭住小偷,不知是谁还拿来一根绳子把小偷双手绑在身后。大家问小偷为什么要翻墙偷东西,小偷说从墙花格里看起了厨房里竹篙上晾的一件军大衣,不想下来时把水缸盖给踩翻了。那个年代没有自来水,都是买河水吃,于是家家备了个大水缸盛水备用,想不到水缸木盖还成了小偷的陷井。大家把小偷扭送到城北派出所,一时街坊把我当小英雄,说年纪轻轻胆子大,其实我开门见到那个黑影时早已吓得腿都颤抖了,如果不是街坊们及时起来相助还不知是什么结果。现在人们都住电梯房了,回家门一关谁也不认识谁,钢筋水泥隔断了街坊邻里之间的往来,老死不相往来。每每想起这些,还真怀念小西门邻里和谐的平房年代。

      二  学友二海

      俗话说人有三节草不知那节好,人一辈子真是世事难料。小西门当时有一个人人羡慕的红军宿舍小区,叫“光荣新村”,专门安置退伍的老红军、南下干部和烈军属。三排崭新的红砖平房,每户还有一个小院,一院两房,相当现在的连排别墅。我高中同学徐二海家就住在第二排,他的爸爸是岳阳人参加过秋收起义,是跟彭老总打过仗的老红军,妈妈正宗的延安人。他爸爸老家人多,数他家条件好一些,亲戚有事总来找他爸妈。一次到他家去玩,正好岳阳来了亲戚,走的时候旧衣服、鞋子挑了一箩筐,连家中唯一一台红灯收音机都要走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他爸妈从不计较的精神令人印象深刻。  

      徐二海个子高大,身体健壮有着北方人的体魄。全校运动会,投掷项目铁饼、标枪、铅球比赛冠军全是他的,为我们班争得不少的荣誉。有一年早春学校组织学生参加德山梯田开发,挖到老坟,有饰物、骨头散落出来,还惊动了冬眠的蛇。有同学说徐二海在山上小腿不幸被树枝划了个口子,也有说他被蛇咬了一口。反正回到学校宿舍徐二海就发起烧来,找校医看说是感冒了,吃点药,多喝点开水就会好的。拖到星期天回到家中也没有好,还是新村小区值班的彭小军(现在市体委退休)的爸爸看到了,忙叫军分区派了吉普车将徐二海送到高山街市人民医院(现为市第三人民医院)。医院一化验说血液出了问题是败血症,需马上给徐二海实施换血,可是血库血不够,跑到其他医院求援还是不够。军分区用吉普车去长沙弄,等血浆运到常德市,二海已经不行了,我们的同学徐二海就这样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其实二海的病只要在发病之初到医院及时进行治疗,控制住炎症,不会危及生命。如果徐二海同学不死,这次小西门原住民聚会我肯定要邀请他参加,在老西门的聚会上,他一定是那个喝酒最多的老人,因为他为人豪爽中学时就用碗喝酒,可惜他早就不在了。文革开始后,校园里曾出现一张大字报,不知是那位同学画的一幅漫画,校医笑嘻嘻地站在一个大开水桶边维持次序,龙头前排着一长溜的学生每人拿着缸子等着接开水,身上全写着“感冒”,讽刺校医只会用开水治感冒。

      三   救命恩人

      常德古城历经劫难,曾毁于抗战,小西门也没有幸免,这里尚有抗日战争时期常德保卫战残存的碉堡遗址。历史翻到解放后的1967年,正是文革轰轰烈烈进行时,文革时小西门是常德的重灾区,因为小西门外就是郊区,小西门是进城必经之路,成为两派必争之地,武斗经常在这里发生。有一天天快黑的时候,两派又打了起来,我和隔壁的叶志刚(后来在大西门外的衡器厂工作)跑去看观战看热闹。只见手拿长矛、梭镖的人群涌过来又涌过去,没多久我和志刚就被冲散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一位中年人抓住我对我说:“你受伤了,后背好多血还不快跑”,他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往葫芦口跑,我也不知哪里受了伤,因为身上全没有痛的感觉。跑出葫芦口来到人民路,他把我送进了军分区的医务所就走了,医务所早已挤满了受伤的人,轮到我了,医生把我按在椅子上背对着他,把汗衫从上面剪开,没有上麻药,就在我肩上缝了起来,三下二下就好了,这时才知道我后背左肩位置被梭镖刺中受伤。当年18岁,现在我后背肩上还留有长长的伤疤,想起来有些后怕,那梭镖要是偏下一点刺到心脏怕是早没命了;若那位长辈不把我带离武斗现场也许被打死了。只是当年救我到军分区医务所的长辈现在不知何处,我永远记得是他救了我,祝他好人一生平安!文革动乱是何其惨烈,人们惶惶不可终日,好多家庭搞得家破人亡。那一年我有几个同学如陈年桂、蒋谭之、陈昌林等都在武斗中丧失年轻生命。陈昌林就是在沅江渡口那条街上被走火的子弹击中腹部,大肠都流出来了,送到常德卫校也没有抢救过来。

      小西门护城河的古城墙不仅留下日寇的侵略印痕,也遭遇了文革内乱时的腥风血雨。现在好了,小西门和神州大地一起起迎来了和平安稳的生活,小西门还建成全国闻名的城市文化旅游胜地。当下这份和平安定来之不易要格外珍惜,和平安定如同空气,当它存在时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只有那些正在失去它的人 ,才会感受到那种令人窒息的痛苦。

      四  卧虎藏龙

      小西门别看原来破破烂烂,却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杨家牌坊的蓝色街牌暗示着明末权倾一时宰相式人物杨嗣昌故居的存在记录,作家丁玲就出生在小西门某个不复存在的深宅大院中。我市著名的老篆刻家石三寒先生也住在小西门,石三寒是长沙人,民国时期从长沙来常德定居,在常德市刻字社靠刻印谋生,是常德篆刻界的老前辈。石三寒先生篆刻格调高古,朴素大方,刀法凝重,删繁求简。篆刻曾入展十省市《长江颂》书法篆刻展。篆刻论文入选湖南省首届书法论文研讨会并获优秀奖。上世纪八十年代百废俱兴,1985季春至1987仲夏间,石三寒先生与赵冬友编印教材,连续举办多期书法篆刻教习学堂,以尽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责。

      石三寒先生住在小西门一个木板搭建的小阁楼上,我到他家去过,走进去楼板子有点吱吱作响,真有点风雨飘摇的味道。先生人很瘦,那不是一般的瘦,几乎就是皮包骨。带着一副眼镜,镜框快架到鼻尖上,看人是从眼镜的上边看,只有刻章时才用眼镜看,蛮像旧时高台上坐着的账房先生。石三寒先生没有一点大家的架子,找他求教他非常热情。我在常德市广播电视报创办初期多次找他约稿,他都是有求必应大力支持。石先生的学生现在都活跃在书法篆刻界,湖南省书法协会副主席崔向君;被《篆刻》杂志评选为“中国肖形印十家”的赵冬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现居北京琉璃厂书画刻印的陈正国都曾受益于石三寒先生指教。1995年初夏石三寒先生摸到常德电视台办公楼找我,那是我最后见到他。石三寒先生一生生活贫困,在风雨飘摇的棚屋里住了一辈子,若能活到今天也能住进老西门花园社区的新楼房那该多好,可是人生没有如果。

      五  寻人广告

      城市名片是一个城市自然、人文浓缩的精华,是一个城市历史、现实和未来的缩影,小西门就是常德的一张名片,小西门在常德的名气之大从下边这个小事可见一般。记得那年在常德电视台广告部,一位年轻人来到我办公桌前找我,要求在电视剧中打一个寻人飞字广告。他把写好的寻人广告递给我,把我吓了一跳,广告中寻找的人竟然是我去世的父亲!他也不知道我父亲详细住址,只知道是住在小西门,想通过电视广告找到我父亲或他的后人。

      我拿着纸片脑子里在想,今天是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骗子居然骗到真人面前来了!我告诉他“这人不在了,你还找他后人干什么”,“啊,你认识他”,“他是我父亲”,年轻人如释重负,当即表示今天不谈了,明天要长辈们来。第二天来了两位五、六十岁的人,一见面就说我们不是哄人的,说着从包里拿出谢家铺乡政府的工作证,还拿出几本家谱给我看。原来我父亲还是老家族谱的主修人,这次乡下老家又要修族谱了,所以才来电视台打广告找谢老的后人参加修谱的。小西门的名片就是响,老家的人就凭着我家住小西门来找电视台寻人,来电视台谁都不找,偏偏一下子就来到我面前,你说这人世间冥冥之中是不是存在某种缘分。

      此后我们在常德的兄弟去了谢家铺老家,乡亲引我们去看老屋,老屋坐南朝北,南面有好大一个湖,但老屋只剩下屋基的遗址痕迹,除了屋基北边还有几株巨大的杉树外,什么都没有了。

      人生不满百,莫怀千岁忧。沿着重生的护城河漫步,小西门深沉肃穆,道不出的凝重典雅,古城墙上携刻着小西门的荣耀与坎坷,水街蜿蜒、故园深深,让您突然想起一路伴您的潺潺护城河水,是在叙说小西门的历史与梦想。

上一条: 老西门忆往
下一条: 小西门的记忆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