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文化逸事 -> 小西门的记忆
小西门的记忆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8-4-14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542

♦  吴邦理

     小西门和我家有缘。

      那是一九四九年七月的一天。我家住在东门外百胜巷的一个窨子屋里。大清早,我母亲打开大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门外的石板路上,齐刷刷的躺满了大兵,抱着枪,席地而卧。原来昨晚解放军从东门进城,常德解放了。

      世上竟有这么不扰民的军队?第一夜,他们就征服了老百姓的心,也彻底改变了我家的命运。一个月以后,我的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都报名参军,随部队南下了。他们这一走,我家就和小西门结上了缘。两个月以后,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新中国成立。后来常德市政府在小西门修建“光荣新村”,安置退伍的老红军和烈军属。三排崭新的红砖平房,每户一个小院,两房两厨,天井里还种了一棵无花果树。新村的周围用竹篱笆作围墙,几个大门扎成牌坊式。在一个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日子里,我家也搬进新村,并挂上红底金字的“光荣军属”牌。

      我在小西门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如今年逾古稀,许多往事已随岁月而淡漠,但童年的某些记忆似乎越来越清晰。

       儿时最高兴的亊,当然是过年。当年,给老红军拜年是很流行的活动。人们成群结队地从四面八方来到光荣新村,挨家挨户地给老红军拜年。喜庆而热闹的氛围感染着每一个参与的人。那种情景用一个当今时尚的词儿形容,叫充满正能量。我也夹在小朋友的队伍中,拜了一次又一次。大人们心里想些什么咱不知道,我感兴趣的是一些小面人。那年头很多老红军娶的老婆是擅长面食手艺的北方人。她们用面粉捏成小小的人物、动物、吉祥物,涂上五颜六色,蒸熟烘干,摆放在大门口。拜年的小孩每人都能得到一个。想想在那个年代,小孩收到一个能玩能吃的小礼物,得有多爽!

      小西门有一条护城河,河上有一座木桥。当年河水清清,水中有鱼。每逢暴风雨前夕,河水“翻潭”,鱼儿就会把嘴伸出水面吸气。有时候还会翻腾到岸上来,拿个脸盆都能舀到鱼。有一次,我瞒着母亲,和小伙伴到护城河里游泳。刚学会狗爬式的我正玩得起劲,猛一蹬脚,撞到桥下立柱的螺杆上,把左脚背撞开一条两公分长的口子,白色的肉翻在皮外面,接着便鲜血直流。回家后我告诉母亲,说我在桥上玩耍时,有个人挑着担子卖菜刀,不小心将一把刀掉在我脚上了。母亲见我浑身湿淋淋的,已明白是游泳闯的祸。她并没有揭穿我的超级幼稚的谎言,而是连忙背着我,小跑步穿过葫芦口,到正街上的中医院处理伤口。至今一摸到左脚背上的伤疤,就会涌现出当年的那一幕:鲜血直流的伤口...那把并不存在的菜刀...母亲慈祥的目光,而这一切都定格在小西门。

      乘凉,绝对是五十年代常德的一大人文景观。那年代没见过谁家有电扇。炎炎夏日之夜谁也不敢窝在家里睡觉。天还没黑,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门前空地上洒水降温,然后搬出竹床佔地儿。入夜,点上蚊香,躺在竹床上,摇着扇子乘凉。那时的土制蚊香是一种两尺长的里面灌满锯末和杀虫剂的东东,点燃以后一股青烟随风飘荡,既熏蚊子又熏人。一场全民参与的活报剧乘着青烟拉开序幕。无论大街小巷,横七竖八地摆满竹床,上面躺满男女老少,那种壮观的场面不是现代人躺在空调房间里能想象出来的。

      而新村的乘凉又别具一格。因为两栋平房之间有很宽的间隔,两边整齐地摆放着竹床,中间留着一条走廊。入夜之后,节目开始,不用导演,也不用主持人。讲故事、猜谜语、唱京剧、对对联......轮番上演,文化品味还不低,有那么一点藏龙卧虎的感觉。时而还有小商贩叫卖其中,香烟、瓜子、豆腐脑...一个外地人叫卖着,“五香味精豆,香又香那个甜又甜,又香又甜味道好,两分钱那个买得一大包。”清脆的唱腔仿佛至今还缭绕耳边。节目看够了,我躺在竹床上,头枕着母亲冰凉柔软的大臂,数着天上的星星,进入甜美的梦乡。而我母亲为我摇着扇子,一夜不曾住手。
后来,我们家搬离了小西门。再后来,又漂泊到外地。每年清明节回乡祭祖,都要到小西门看看。有一次,发现这里正在大兴土木,望着残垣断壁和钢筋水泥,有些伤感,不由得深吸一口气,似乎这样才能留住即将消失的小西门。经过几年的建设,这里重新开放。当我踏进已改名为老西门的小西门时,着实吃了一惊。

      儿时能养鱼,能游泳的护城河,后来沦落成臭水沟,无奈地被封闭在地下。如今它重见天日,五百多米长的一泓清水,弯弯曲曲地将风格迥异的建筑、桥梁、古迹、商铺串联起来,形成极富灵气的滨河景观带。

      葫芦口是当年从小西门去大西门的必经之路。如今路没了,名尚存。一个形似葫芦的水景广场--葫芦口广场,成了老西门的核心景区。

      窨子屋原本是富人的独家豪华住宅,极具地方风格和文化品味。后来塞进许多家穷人,加上年久失修,渐渐沦落成贫民窟。拆掉窨子屋,让人既惋惜又无奈。在老西门转悠时,惊喜地发现这里居然耸立着一幢窨子屋,其青砖黛瓦木竹金石等建筑材料,够老旧;建筑和装修样式,够历史;而气魄和神韵,够高大上。

      据说老西门1000多家拆迁户,100%实现回迁,住进了有怀旧场景的花园社区。乡亲们,运气呀!

      作为漂泊远方的游子,我也够运气的。我的老家欣逢盛世、凤凰涅槃,变成一个极具人文情怀且能承上启下的著名景区,而不是一个钢筋水泥的城堡。在这里,借用原住民谢昌健先生一句话:旧城原来可以这样改造!同一块地,同一片天,原来还可以这样生活!作为小西门的原住民,我只想对老西门的设计者和开发者说一声:“谢谢!敬礼!”

上一条: 小西门,你好!
下一条: 曾 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