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曾 经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8-4-14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634

♦  黄培东

      常德是座古城,与其他的古城不同的是东南西北共有六个城门。除北门和东门外,南面有两个门,上南门和下南门;西面有两个门,小西门和大西门。最近又多了一个门,叫做“老西门”。老西门不是一个门,而是一个商业区。它一头连着小西门,一头连着大西门,在这一大片土地上开辟了一个新型的旅游区,成为常德市城区的一个亮点。

      当我徜徉在这个商业旅游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里正是我以前居住过的地方。而以前的模样,与现在已经是天壤之别了。说到以前,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1966年十一月,那时初中毕业不久。我被招收到常德市动力机械厂(筹建处)当学徒,地址就是小西门常德市纺织机械配件厂。说起这个常德市动力机械厂与常德市纺织机械配件厂的关系,那是老厂带新厂,用现在的话来说,纺织机械配件厂就是一个孵化器。后来因为办厂计划的调整,动力机械厂不再筹办,招收的15名学徒就全部留在了纺织机械配件厂。

      纺织机械配件厂人们简称它纺配厂,或者就叫纺配,它的渊源颇为深厚,它的前身是常德市七•二九铁业社。这个“七•二九”是指1949年7月29日解放军进入常德城的日子。七•二九铁业社最初由小西门三家铁匠铺“詹一胜”、“李一胜”、“王一胜” 组成,是常德市机械工业的发轫。以后在这个基础上办起了机械厂,后来更名为常德市纺织机械配件厂。其间,这里多次作为孵化器,孵化了机修厂、农机厂。七十年代初,纺配厂为常德电光机械厂、浦沅工程机械厂培训了大批学徒。以后还有技术工人调往常德市经编厂及其他单位,支援他们的发展。纺织机械配件厂不愧是常德机械工业老蔸、常德机械工业的发源地。

      我们这一批15个人来到纺配厂的时候,当时都没有满十八岁。我当年是16岁不满17岁。分配工作的时候,我们其实都是一塌糊涂的,根本不懂什么工种是干什么活的。当时我和其他两个人分配学钳工,当我们三个人在办公室里说笑打闹的时候,不曾想到三个师傅在外面选好了自己的徒弟。这三位师傅分别是常德市电机厂借调过来的潘运林师傅、常德市轮渡公司借调过来的郑师傅和和纺配厂自己的吴师傅。潘运林师傅是当时常德市唯一的八级工,是工人当中的最高级别,而且还是模具钳工。所以由潘师傅先选,他选中了我。后来才知道,钳工是机械行业的万能工,模具钳工是钳工中的最精细的工种。我跟随潘师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是我的启蒙师傅。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我师傅的严细作风使我受益非浅。后来因为常德市动力机械厂结束筹办,我师傅就回到了常德市电机厂。在这里他又带了两个学徒,一个是我的初中同学姚维新,一个是我初中女同学的丈夫,后来担任武陵区副区长的向明容。他们两个的年龄比我大一点,但是按师承的规矩,是以从师的先后为序。因此,我是师兄,他们两位是我的师弟。他们三人现在都已不在,遗憾的是,我们师徒四人没有在一起聚过会,也没有留下一张合影的照片。

      纺配厂地处小西门外,门前一条马路叫建设西路,纺配厂的门牌号码是建设西路228号。它的南面是条护城河。护城河上有座土桥,那就是从小西门进城的入口。往西面一点的护城河对岸,有一座二层楼的单身职工宿舍,是个东西向的筒子楼。我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室内设备简单,只有两张床。室内没有自来水,公共厕所在楼外。每天早上上班要从这里拿脸盆和洗漱用品到厂区来洗脸漱口。下班以后要先搞好个人卫生,再把洗漱用品带回宿舍。现在看起来这种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但在当时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不觉得怎么样。为了方便行人过往,护城河上修了一座木桥,我们上下班就从这里经过。

      纺配厂西边的围墙外,是一个大水塘,人称饮马池,简称马池。再往西走,就是骡马甸,是做骡马生意的场所,饮马池是骡马甸必备配套设施。1966年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做骡马生意了,只是留下了骡马甸和饮马池这些古老的名称而已。从纺配厂往东走不远,有一条街道叫校场街。校(jiao)场,是演武场,也是过去处决犯人的地方。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校场坪也已经不在,只留下了校场街这个名字。

      从小西门的土桥进城,那里有一家曙光商店,很多年我们都是在那儿买东西。商店包商品最早是用荷叶,以后改用稻草纸,再以后才用好一点的包装纸。而包装商品用的绳子,是用纸搓成的绳子。用这种绳子包装商品后,不需要用剪刀剪,用一根指头把绳子绕一个圈,用力一拉绳子就可截断。从这家商店往南走一点,就是小西门菜市场,很多年我们都是在这儿买菜。常德市武陵大道拉通后,小西门就大为改观了。

      1986年11月,我调离了纺配厂。我在这里工作了整整20年。我虽然离开了纺配厂,但是我的心没有离开小西门。我时时关注着它,常常回这里看看。因为我的辛勤劳作和我的青春年华都留在了纺配厂,都留在了小西门。

      2016年,是我们进厂工作50周年纪念。由我提议,我的老同事操办,在这年的十月底,邀请了在1966年分三批进厂的全体老同事聚会。能够联系上的,能够赶来的,都来了。聚餐之前,我们全体在纺配厂大门前照了一张集体照。然后,我们来到老西门的景区再照了一张集体照。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纪念。

上一条: 小西门的记忆
下一条: 已经是最后一篇文章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