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文化园地 -> 父亲和他的烤火屋
父亲和他的烤火屋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8-4-15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466

♦  伍中正

   住到安置小区的那一年,做了多半辈子瓦工手艺的父亲想到了搭一间烤火屋,为的是冬天里烤火取暖。

   那两天,父亲很熟悉地找来用得着的檩条、椽皮,还有废弃的门窗和有些破损的水泥瓦,乒乒乓乓地搭成了烤火屋。

   烤火屋不大,里面放了一桌,一火盆、五把木椅,还放了一些劈柴。劈柴是堆着的,堆的不是很高。烤火屋不是很高,只有一扇门,说前门也可以,说后门也可以。中等身材的人,不勾腰就能进进出出。我打了个不恰当的比喻:烤火屋好比是正屋头长出的一颗痣。

   四年前,我娘就过世了。过世那年,父亲几乎伤心了一年,经常走到我娘的坟头,哭上好一阵。后来,我幺婶劝他,别再那么伤心,伤了自己的身体,给儿女们带来麻烦。幺婶的话不轻不重,句句实在。父亲这才开窍,不再在娘的坟头伤心地哭了。

   两年前,妻子在城里帮着女儿女婿带着外孙。外孙上了幼儿园,上下幼儿园,就得由她接送。往往,外孙的无忌童言惹得妻子没有回家的打算。

   我是经常下了班就一头扎进了我的书房,看那些暖心养眼的文字,懒得在父亲的烤火屋或站站、或坐坐。

   因此,在烤火屋生火取暖的只有父亲。父亲不怪我,也不怪在城里带外孙的妻子。

   印象中,父亲的烤火屋显得人气很旺。隔壁秋生伯时常跟父亲坐在烤火屋烤火。秋生伯的两个儿子一个在深圳,一个在长沙。一年当中,秋生伯跟儿子在一起的日子稀少,倒是跟父亲在一起说话聊天的时间很多。自然而然,秋生伯成为了父亲烤火屋中的常客,俨然半个主人。

   老屋场上的文斗叔也进到父亲的烤火屋。手艺很好名气很大的文斗叔终究受了年龄的限制,不再从事木工活了。曾经那些村里头东家找他打家具西家找他起屋树栋的场面一去不复返了。文斗叔极愿意坐在父亲的烤火屋,兴致很高地说当年斧头的锋利和木工活的精细,有时还说到某家某户女人的一把好锅铲,做的饭菜好看入味。去年夏天,文斗叔一把火烧了墨斗木尺等木工工具,跟儿子儿媳置了一口气,疯了一般地选择在堰塘让那些清凉的水结束了生命。父亲知道后,暗暗地叹息了好几次。

   除开秋生伯、文斗叔,烤火的还有屋场的几个老人。

   父亲很好客,只要那些老人边走边咳,或者是拄着拐杖经过我家屋头,父亲高兴劲儿和热乎劲儿都有,总是上前打着招呼,扶上一把,劝他烤一会儿火后再走。

   2018年,开年不久,一场意想不到的冰雪天气,打破了以往的工作和生活秩序,我不再上班,唯一选择的就是跟父亲坐在烤火屋烤火聊天。

   一块块地往火盆里放着劈柴,上了年岁的父亲利落地烧旺火盆里的火。烤火屋四周不透一点寒风,整个烤火屋暖和起来。父亲很有意思地对我说:别看烤火屋小,可它暖和。

   那一刻,我才真正知道,坐在烤火屋,坐在父亲身边,感受到了父亲给我的温暖。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