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风土人情 -> 平山昭万古 朗水润千秋
平山昭万古 朗水润千秋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8-4-15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733

——太和观的玄妙之门

解黎晴

   河洑山的风景虽然没有世外桃源的大家气象,也没有蓬莱仙境的横空出世,但她的白云缭绕,宛若光芒四射的珍珠深藏在清碧涵养的贝壳之内;她的幽谷空灵,好像怡人心神的美玉隐居在苍山映屏的怀抱之中,却也美妙绝伦。

   那天,一路风雨蹉跎,两坡莽林蜿蜒,武陵溪的泉声定是一阙超凡脱俗的咏叹吧?翻过月亮井里冰轮沉浮的月亮山,不觉走近翠竹掩隐的虚白庐,默诵着“云迷古道化紫气,酒香仙庐入画屏”的抱柱对,从偏殿侧门飘然而入。蓦然昂首,但见“太和观”三个苍劲古雅的行书匾额扑入眼帘,放射着熠熠的珠彩金光……

   这座高踞在美女峰顶参天古木围抱的太和观(其“太和”二字源于《易•彖乾》:“保合大和,乃利贞。” 大,一本作太。朱熹认为,“太和,阴阳会合充和之气也。” 《淮南子•汜论训》亦云:“天地之气,莫大于和。和者,阴阳调。……阴阳相接,乃能成和。” “和者,和之至也。”),据史料称,早在南北朝时期曾名玄帝宫(供奉道教北极祖师真武大帝。传说王母娘娘派犀牛、金鹿、杜鹃三仙下凡,请在太和观奕棋的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联袂同赴蟠桃会,三仙见河洑水碧山青,不愿再返天庭,于是有了现在的犀牛口、金鹿洞和满山盛开的杜鹃花),又名道德观,是著名的道教圣地,道士张虚白被吕洞宾点化成仙,张道人助崔婆井水卖酒的掌故,在沅水广为流传。明嘉靖初,历经兵燹,仅存遗址,有方士在此重建真武殿,改名“太和观”,自此香火鼎盛,堪称享誉六朝的仙观;尤其是明正德八年(公元1443年)荣王开府武陵,解囊赞助,大兴土木,复修太和观和虚白庐;崇祯辛未(公元1631年)地震爆发,殿宇震毁,片瓦无存,时任住持杨老道长立下恢复旧观的誓愿,其弘道之举感动十方信众,纷纷出钱捐物,布施功德。自清顺治戊戌(公元1658年)十二月始至辛丑(公元1661年)八月,历经三载,重修玄帝宫,左右恢复钟鼓二楼,增修一天门、二天门,新砌石阶百余级。时规模宏大,道众云集,并定每年中秋为太和观庙会,誉为湘西北享有盛名的香火道场和千古胜迹。可谓肇端于唐,拓辟于宋,颓败于元,重建于明,复修于清,焚毁于民国,构筑于当代。

   千百年来,太和观在从事道教活动之时,总是极力顺应时代潮流,支持正道义举,饱受战火蹂躏。远者有东汉建武二十三年(公元47年)伏波将军马援坐镇,一总击水征讨五溪蛮。唐乾符元年(公元879年)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屯兵,一马击败朝廷招讨使李兴;元朝末叶,朱元璋麾下大将徐达布防,一体击破陈友谅。清咸丰年间(公元1854年)太平天国将领石达开安营,一战击溃清军都司宋广东。近者有民国前期时任建国联军冯玉祥部第一混成旅长的贺龙扎寨,一举击毙吴佩孚派驻常德的吴汉民。一九二七年马日事变后,大革命处于低潮,为挽救革命,发展武装,开展地下斗争,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地下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隐蔽在太和观内主持召开历时七天的党员代表秘密碰头会,改组常德县委,组建湘西特委,太和观便成为湘西特委的联络地点和活动中心。嗣后,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地下党员蓬勃发展到七百多人,太和观成为中共名符其实的地下堡垒,风云为之一变!一九四三年冬,抗日战争进入最残酷的时期,日寇为实施以常德为跳板攻占川贵之诡计,从华中调集十万豺狼之众包围常德,守城的余程万将军率八千虎贲之师抗击日军近三万精锐之寇,指挥部最初设在太和观,是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太和观及周遭所有的殿、阁、祠、堂,均被日寇扔下的炸弹和燃烧弹付之一炬,将河洑满山青翠沦为焦土一片,但滚滚冲天的火舌,却席卷了盘踞头顶的乌云……

   当年袁志强营指挥部所在的螺蛳岭前沿阵地主峰,一座纪念抗日烈士高悬“正气满乾坤上为日星下为河岳,英名垂朱帛生作人杰死作鬼雄” 楹联的劲松堂在青松的簇拥下威然雄峙。半山坡上,有日本老兵于1995年筹资兴建的樱花亭并垦殖了一小片的樱花林,一块标注着“中日友好”的石碑。眼前,山林幽静,草木葱茏,让人无法想象六十七年前那场战争的惨烈。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安宁,这样的宽容,可否告慰那些战死的英灵,可否平息人类残暴的战争狂想。半个多世纪的风云从茂密的树枝间缓缓流逝,战火的硝烟与浓烈的血腥在日渐茂盛的森林中悄然飘散,但愿饱经战火蹂躏的河洑山从此不再有悲声。

   仰望这座颇具明清江南园林风格的马头墙式古典建筑,宝顶华盖,古朴端庄;青瓦红柱,蔚为壮观。而张牙舞爪的两条五爪金龙绕柱而上,却颇有一点江南第一宫桃川万寿宫蟠龙柱的肃穆气象。从观前香炉内厚厚积存的香灰来看,那一支支燎原的香火,萦绕在河洑山的天空,经年不绝。观内或坐或站满了祖师、三清和财神菩萨,正前方的太乙真人手拿道鞭,头上垂下长长的须发,飘拂出慈善的本像。太乙身后站立五座泥塑神像,其中手托宝塔的天王李靖,鼓着圆圆的怒目,喷射出烈烈的杀气,仿佛要将一切妖魔鬼怪镇在他的塔下!其他几位神仙一副漠然冷淡的神情,手握拂尘或玉笏,煞有介事地自勉并劝人:“吾若有灵应是率土均贫富,汝欲无恙便要终生辩是非。”令人哑然失笑!

   龟龄鹤寿,古今中外人人向往。抚摸着观前二米五长、一米二宽、重约两吨的石龟,欲沾一身吉祥之气。据说石龟系元末明初真人张三丰云游河洑所造(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沧桑),不久,这只神奇的石龟经常摸黑过河偷吃木塘垸的大麦,被太上老君挥动佛尘扫瞎右眼,并被住持道人压上“镇之以法”的石碑,才安分起来。但它仍然伸直了长长的头颈,盯着山下犀牛把口的沅江,四只脚紧贴着地面苦苦挣扎,总想摆脱石碑的巍巍压迫,却依旧不敢越雷池半步——内心何曾不想恢复昔日的天堂和叱咤风云的威风呢?

   默想着石龟的命运,再次回味起平山道人的绝妙好联——“晨钟暮鼓忏语妙悟钦崇天道颂真藏,玉鼎金炉经身省心皈依玄门倚太虚。”这时,一串激越的鸟啼从观后破空而来,猛抬头——“玄妙之门”的巨幅石碑赫然在前!我突然惊呆,顿然悟到——话语可以说出玄妙,但却没有路径能够走入境界。道的最高意境仿佛丝线飘浮在青波之中,是浮是沉,任其自然,既有一法可求,也无一法可舍,在这种不求不舍中,道境含摄着万象。

   怀着满足的心境走在饱经沧桑的百步蹬上,目光梳理着“道义昌明,光被平山昭万古;祖恩浩荡,泽浅朗水润千秋”的楹联,山鸟仍然兴致颇高地在柳杉丛里唱着一声声悠长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