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入梦慢时光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9-5-16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530

程志芳

到达古老小镇时,夕阳的余晖正斜射在田野上,两只羽毛丰腴的大喜鹊在田埂中间的一棵小树上密语。

爬上小土坡,一棵立着的干树旁沿土坡下即是八十二岁老中医的家,门口摆满盆盆钵钵栽着的花草,走进屋去,堂屋里还有一些不经霜的花草。

老医生人好,搬出一麻袋老书,有的破损了;有的还可以看到精心包的书皮,都用软笔写着书名,或行或楷,秀雅端正。这些书都是中医方面的,有些书名在教科书上看到过,有些闻所未闻。

我相信老中医的话,就算是买,这些也是很难买得到的了!物以稀为贵,这是笔价值不菲的宝贝。

老人人好,慷慨借书给我,我过意不去,要垫付押金,老人不同意;我要留下电话号码等信息,老人也表示不必。我感动于老人对于陌生人的信任,但还是执意写了借条并给老人的后人留下了联系方式并承诺春节来换书。

告别老医生,再次走在小镇的巷口,情不自禁驻足,看看曾经的青石板路,看看屋檐尖角上方的远处山巅和鸡蛋黄一般的太阳……

“芳儿——”八十岁的女性亲戚盛满两杯当地米酒,唤我进屋碰杯!

芬芳米酒泡着当地的一种叫“鸡拐”的野生植物,甜软、清香。姨妈把土钵擦得铮亮,鸡肉香飘到了十里外的白洋河,河水跟着土钵里的汤汁震颤。

“咕咕……咕咕……”是姨妈和姨夫栽油菜苗的时候鸟儿的叫声;“咕咕……咕咕……”是辛苦一天后荷着木匠担子回家的姨夫肚子叫的声音;“咕咕……咕咕……”是姨夫和姨妈碰杯时说笑的声音……

姨夫当年是小木匠,姨妈在轧花厂当工人,认识后,小木匠凭本事把姨妈的后大半辈子留在了古老小镇。姨妈无数次感慨,似乎当年当工人只是为了相识,相识只是为了结缘,结缘只是为了他一生呵护。

天没亮,随着姨夫的第一声咳嗽声起,火塘亮了,红红的火焰温暖了铁壶,水开了,沸腾的茶香飘进姨妈的晨梦。醒来时,饭已备好,毛巾已染皂香。

三个孩子出生、长大、相继成家并离乡背井外出工作后,有一天,厚重的柴扉被空寂的背景里显得特别突兀的敲门声弄开了,六目相对,只是惊讶,“你?”“你……芝花……这些年,还好吧?”继而是令人冒汗的静默。良久,姨夫起身,道一声:“吃了饭再走?”“不,我今年八十六了,只是来看看芝花,看看就走……我怕以后就来不了了……”

这是插曲,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一个意外插曲。不速之客走后,果然没有再来。一辈子一次被打扰,只有一次,姨夫没有理由不原谅。

姨妈没有理由不感伤,恩爱有加的木匠,终究松了手永远走了。

酒香浓,浓不过怀念。那塚青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姨妈的双眼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呆呆地望向门外,那曲曲直直的石板路延伸的方向,依稀飘来旧时光:姨夫带着家小,挤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看大戏,买米粑,有着石狮子的桥头戏好看,人最多,姨夫也最留心。他握了几十年斧头凿子的手把大人小孩握得紧紧的,生怕丢了谁。

可是啊,飞遁的时光里,姨夫丢了自己!丢了姨夫的姨妈,在斜阳里望桥头,在桥头望斜阳。

 

斜阳如歌,歌者常变,歌依然如故,蕴蓄久长。

确切地说,那些声响始于凌晨两三点。起初是稀稀落落的走路声,鞋底踏在石板路上,平长仄短,摇曳生姿。随着走路声渐次多起来,各种声响也杂起来:有挑着重担的沉重,有手揣衣兜的清闲;有三轮车碾过、小轿车轧过、拖尾巴的黄狗跑过;有大锁落锁啪的一声,有一筐筐菜下地的啪嗒声,小物件用塑料袋装好的窸窸窣窣声,喊二妹子吃饭的声音(实际上还没天亮呢)……

出门时天刚亮,集上的人已经满了,就像七八月涨洪水,悄悄慢慢的,一觉醒来,水已经堵门了。背篓、藤条编成的簸箕、早就洗得干干净净折得整整齐齐的大麻袋……各种盛器各种装,有呼噜一下套进去的,有轻轻慢慢小心放的,有噼里啪啦一骨噜一锅端的……物品更是多种多样:一尺来长的辣椒、香香的花椒粉、乌鸡……还有卖鸵鸟蛋的,不知真假,摸摸,光滑得像胖小子的脸蛋。吃的、用的、玩的实在多,仅仅只是走走看看,往返数次,实难拔腿离开!

老人居多,孩子也多,买东西的人几乎都在说一句雷同的话:“买来给打工的人回来了吃(用)。”

时光慢慢走,从容、淡定如老者,没有喧哗,没有争执,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淡然得忘却世界。 

丝丝缕缕,似烟,似梦……

老人用小铡刀细细地切,轻轻地捻,挑一张纸轻轻裁、慢慢卷,啪嗒,燃起悠悠情怀。

情怀有关长辫子的满妹子,有关坛儿里喷香的鲊鱼,有关山上的某种野果子,晒干、锤碎、熬煮而成价值不菲的激情,放浪山野,放浪河流,放浪云月。那是十匹腱子马也拉不回的岁月啊,都放了空的跑了,跑了,长满荆棘的土坎下,爬满土蜂窝的枝丫里,野生鲈鱼的亮珠子眼睛里,哪里都有过往,哪里都有王。

过往啊,如烟、如尘,轻盈入梦。

“时光静静的走/ 鲜嫩的梦已经熟透 /夕阳洒落让剪影斑驳 ……”轻轻轻轻,有歌飘至。

     童话一般的梦,梦样慢时光……

 

上一条: 穿紫河之歌
下一条: 班长,拉我一把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