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文化交流 -> 太阳文化发端神盘古与武陵之渊源
太阳文化发端神盘古与武陵之渊源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9-12-7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148

□ 钟兴珉

    武陵郡人奉尊盘古为“祖先神”、“创世神”。他们始终坚守对盘古神祖的祭祀。中唐政治改革家、大诗人刘禹锡在《蛮子歌》中如实地记叙了唐代武陵习俗:“……熏狸掘沙鼠,时节祠盘瓠……”。盘瓠、盘古、伏曦,在荆楚文化中属同一体,均为开天辟地之神,又是光耀万物之神。

    盘瓠载入典籍,始见于范晔《后唐书》和干宝《搜神记》。

    盘古,与武陵渊源极为密切。盘古为盘瓠,意为神犬。此图腾徽号始见于东汉时期“武陵蛮”的传说。郦道元《水经注》中说:“今武陵郡夷,即盘瓠之种落也。

    《搜神记》卷十四说:(远古时期)高辛氏在位时,皇太后得了一种怪病。御医从她的耳中挑出了一条虫子放置盘中变成了五色灵犬,赐号盘瓠。当时犬戎国强盛举兵来犯高辛氏张大榜重赏求贤:斩犬戎王者予千金赏赐、万户封邑并以三公主嫁他为妻。盘瓠神犬揭下皇榜后即往敌国乘犬戎王熟睡之时咬断其脖子并取下首级。高辛帝因盘瓠是一条犬而要悔婚。三公主则说:“父王既以我许天下,今盘瓠衔敌首而来为国除害,这是天命使然。王者重言,不可以女子微躯而负明约于天下……”高辛帝听后只好遵照赏赐约定将三公主嫁给了盘瓠。婚后,三公主随盘瓠入居深山,成为苗、瑶族之祖先。

    古时武陵郡辖区甚为广阔。至今作为地域概念的武陵地区,实际上依然包括了湖南西北部、贵州东北部,一直到重庆和湖北的边界地区。也就是整个沅水流域。这一片方圆近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广义上的武陵地区,就是史称“五蛮夷”主要是苗、瑶族群聚居的集中区域。

    《宋会要》载:“荆,雍州蛮,盘瓠之后也,种落散布在诸郡县”。唐张守节注《史记•苏秦传》中说:“楚黔中郡,其故城在辰州二十里,皆盘瓠之后也”。《太平寰宇记》载:“长沙、黔中、五溪蛮皆盘瓠种”。又《文献通考》:“盘瓠种,长沙,五溪蛮皆是也”。

    盘瓠、盘古,古神话研究学界论说虽是有些各异,但多倾向同源说。常任侠在《沙坪坝出土之石棺画象研究》(见《说文月刊》1941年第二卷)中说:“伏曦、疱牺、盘古,盘瓠,声训可通,殆属一词。无问汉苗,俱自承为盘古之后,两者神话,盖同出于一源也。”何光岳先生在《南蛮源流史》中说:“盘古氏初见于古籍时为盘瓠,而伏曦与盘瓠为双意,两者声训互通,殆属一词。盘瓠在侗泰语系、苗瑶语系彝语中即瓠盘之倒装语,实际是用瓠壳做盘的创始者之名也”。

    习凿齿《楚地记》载:“伏曦生于黔中,《召南》咏其美化。今武沅风姓之国,南楚有甘棠之迹焉”。

    鲍坚和黄闵的《武陵记》,《明嘉靖府志》、《清嘉庆府志》、《清同治武陵县志》等历朝历代,均有盘古、盘瓠的大量记载。

    盘古“凿开混沌”,使“天地定位,阴阳剖分”;“凿开日月宫,二十八宿布列其中”。他死后,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人类。特别是他将双目化为日月。至此,宇宙中才有了太阳和月亮。所以,世人尊崇盘古是人类最古老的太阳文化发端之神。

    汉时,武陵郡人在太阳山修建阳山庙。阳山庙北去二百余步即今盘古广场处,建有东王宫。东王宫里供奉的是“炎火神君”即常德道教界称之的“至光盘古大王”,佛教信众尊称的“盘古菩萨”又称“太阳菩萨"的盘古大帝。

    武陵郡人对盘古的祭祀,有一个显著的地方文化特征。“五溪蛮”之瑶、侗、畲等少数民族不断地与汉族融合,这种族群融合的集体记忆中代代遗传着“九黎之君”蚩尤先祖的魂灵。

    刘范弟《善卷蚩尤与武陵》中说:太阳山麓的蚩尤颅墓则以蚩尤永垂不朽的精神,熔铸了沅湘土民“追求自由、敢于斗争的民族精神”、“深厚持久的民族认同心理和民族凝聚力”以及“追根怀祖的民族文化意识”。

    常德人永远铭记盘古祖神在太阳山显灵、蚩尤先祖在武陵安魂的远古传说。清嘉庆《常德府志》载:“十月十六日,为盘古生日,郡人祀之”。唐《真源赋》也载:“荆湖南北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生日,郡人祀之。”唐《真源赋》也载:“荆湖南北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生日”……

    传说每年农历的这一天,“阳山之女、云梦之神”便腾云驾雾献鱼上山”。那些朝觐盘古大帝即太阳神的乡民,他们分别高举着青、黄、红、蓝等色龙旗,从东西南北四条不同的神道登上太阳山。由最先到达的队长点燃头柱香火然后大家共同焚香秉烛,顶礼膜拜盘古大王即太阳神。这种娱神娱己的祭祀活动,被贬为朗州司马的刘禹锡在其《阳山庙观赛神》诗中有生动的描述。直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这种以娱神明而求风调雨顺、四时平安的文化习俗才中断。


    三国吴人徐整在《五运历年》中所描述的盘古形象,与屹立于常德太阳山玄天峰峭壁上的硕大天然太阳神像极为相似穷经据典,多方考证之后从北京、上海来的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屹立于太阳山玄天峰绝壁上的这尊神像,就是武陵先楚的祖师爷——太阳文化发端神即开天辟地的盘古,也就是千百年来武陵郡人虔诚祭祀的太阳神。


    在开发和建设太阳山的历史进程中,太阳山儿女把盘古开天辟地时散落在太阳山的岩石捡拾起来,然后一块块的垒砌,层层的叠加,终于造就了一座仅头部就高23米的盘古座像。这尊用太阳山原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于2011年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授予“最多原生石垒砌的石像——盘古坐像”。

    盘古形象,不管是神话说还是民间传说,都是有许多种。太阳山建设者则根据有关传说资料,给盘古头顶上加了一对似是而非的“角”。这对“角”,恰似华夏的图腾,与“盘古氏龙首”之说如出一辙,加之与坐像东侧的开山斧和眉宇间的“ ”字符融为一体。这种交相辉映的创意,不得不令人感受到盘古开天辟地的英武、胸怀天下的博大和佛法无边的深广。
太阳山石垒盘古坐像,坐南朝北。这是与盘古和武陵的渊源密不可分的。

    在远古时期,由南向北开疆拓土的蚩尤被黄帝打败,其后人即九黎族群就不断地被迫向南迁移。费孝通《民族社会学调查的尝试》中就推想了上古时苗、瑶先民迁徙的路线:“这一批人后来向长江流域移动,进入南岭山脉的那一部分可能就是瑶;而南岭山脉向东,在江西、福建、浙江山区里和汉族结合的那一部分可能就是畲;另外一部曾定居在洞庭湖一带,后来进入湘西和贵州的一部分,可能就是苗”。

    苗族古歌和瑶族《过山榜》都记载了这段史实。常德太阳山麓的蚩尤颅墓(1)则赋予蚩尤永垂不朽的精神。九黎之始祖蚩尤虽说是被黄帝打败,但其后人从北南迁后则熔铸了沅湘士民“追求自由、敢于斗争的民族文化精神”。

    用两万多立方太阳山原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坐南朝北,正寓意着盘古后人“追根怀祖的民族文化意识”(语出刘范弟《善卷蚩尤与武陵》)。

    武陵郡人乃至中华民族,都是盘古的精灵魂魄所化。盘古,是万物之灵的始祖,乃太阳文化的发端之神。今天他现身常德太阳山,得益于亿万斯年前那场浩大的地质造山运动,也得益于太阳山祭祀文化的源远流长。

    注:《汉唐地理书钞》所辑唐《朗州图经》记载:“古层冢,在武陵县北一十五里二百步。周过五十步,高三丈,亡其父姓名。古老相传云:昔有开者,见铜人数十枚,张目视。俄闻冢中击鼓大叫,竟不敢进。后看冢土,还合如初”。刘范弟教授《善卷蚩尤与武陵》考证该古层冢即埋葬蚩尤颅骨的古陵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