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文化交流 -> “诗家天子”的武陵情缘
“诗家天子”的武陵情缘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9-12-7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140

——王昌龄贬龙标过常德的诗歌创作
□ 梁颂成

    一

    有“七绝圣手”之称,被时人推为“诗家天子”的唐代著名诗人王昌龄(698—756),一生中两次遭到贬谪,并且两次都经过了湖南。他在湖南境内创作的诗歌现存三十来首,其中可以断定在常德的创作就有七首。

    王昌龄于唐玄宗开元十五年(727)考取进士,初任秘书郎,后调任河南汜水县尉,从此走上了坎坷的仕途。开元十九年(731)又考中博学宏词科,提拔为秘书省校书郎。开元二十六年(738)前后获罪,被远谪岭南(今广东一带),从岳阳进入湖南境,经长沙、衡阳过郴州,由北到南第一次走过了湖南。几年以后,才得到“量移近处”的机会,调到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郊)。在江宁县丞任上没几年,也就是天宝六载(747),他又因为“不护细行,贬龙标(今湖南洪江市黔城镇境)尉”。李白得知这一消息后,特意写了《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为他送行,诗中千古流传的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的感人名句,道出了两位诗人之间的真挚友谊。

    王昌龄于天宝六载(747)秋天从江宁出发,溯江而上,还是从岳阳进入湖南境,泛洪涛过洞庭湖,于这年秋末到达武陵(今湖南常德市),直到第二年(748)春天才离武陵溯沅水而上赴龙标,路途迁延数月,从东到西再一次走过了湖南。他在龙标尉任上呆到天宝十五载(756),后因“安史之乱”暴发,唐肃宗即位,大赦天下,才离开龙标北返。

    王昌龄先后两次一纵一横走过湖湘大地,又在龙标县尉任上干了近八年,在湖南期间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清道光十九年(1839),黔阳县县令龙光甸及其儿子龙启瑞(道光二十一年状元、曾任江西布政使),为着“匪存一邑之风骚,更助千秋之凭吊”的目的,以《全唐诗》为依据,汇编了王昌龄在龙标和湖南境内的诗歌作品共二十九题三十一首,定名为《王少伯宦楚诗》,并撰跋刻碑,以期永存。这些碑刻现在保存于龙标故城,即今洪江市黔城镇芙蓉楼公园内,成为“楚南上游第一胜迹”的主体内容。

    二

    王昌龄两次遭贬走过湖南,除在龙标的八年外,其余呆得最久的地方就是朗州武陵。天宝六载(747)秋天他就到了洞庭湖东岸的岳阳。在《岳阳别李十七越宾》中,他说:杉上秋雨声,悲切蒹葭夕。弹琴收余响,来送千里客。平明孤帆心,岁晚济代策。

    这是说,他这位“千里客”已经匆匆上船,在秋风秋雨声中告别了岳阳的朋友,迎着萧瑟凄冷的湖风向洞庭湖西岸的武陵进发。

    由此看来,王昌龄被贬龙标,秋天从江宁起程,到岳阳过洞庭湖时还是秋天,路途并没有过多耽误。而过了洞庭湖到朗州武陵之后,则一直呆到了第二年的春天,于是便有《留别武陵袁丞》中的“桃花遗古岸,金涧流春水”之说。他离开武陵之时,已是春水流淌、桃花飘落的时节了。按照当今武陵常德桃花公历三月初始发,三月底四月初极盛的情形推测,王昌龄在武陵常德留居的时间至少在四个月以上。天宝六载的整个冬天、天宝七载(748)的初春,王昌龄确定无疑是在武陵度过的。

    龙氏父子《王少伯宦楚诗》所收王昌龄的在湘作品中,除保存了在龙标创作的诗歌十二首之外,其余还有在岳阳创作的四首、在武陵创作的三题共五首、在衡阳创作的四首、在郴州创作的五首、贬龙标出发以后不久在南陵(今属安徽)创作的一首。

    王昌龄在武陵的创作除了这里的五首诗外,《全唐诗》及本集所载被遗漏者还有两首:一是《答武陵田太守》,一是《武陵龙兴观黄道士房问易因题》。这样,王昌龄在武陵的创作,现在所能看到的就是这七首诗了。

    三

    王昌龄在武陵创作的七首诗,归纳起来有两类题材:一类是酬答诗,一类是访道诗。

酬答诗共有三首,其中两首同“田太守”有关:

武陵田太守席送司马泸溪
诸侯分楚郡,饮饯五溪春。
山水清晖远,俱怜一逐臣。

    答武陵田太守
    (答,《文苑英华》作“留答”,《万首唐人绝句》作“留别”。)
    仗剑行千里,微躯感(一作“敢”)一言。
    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
    (此诗《王少伯宦楚诗》未收。)

    “田太守”应该是当时武陵的最高地方长官。没有资料说明他同王昌龄以前曾经有过什么交往,但从这两首诗的内容来看,王昌龄同他很可能是曾经有过交往的老熟人或是老朋友。

    因为第一,从前一首诗看,是武陵田太守设宴为司马泸溪送行,而请王昌龄作陪,可见他早已就是田太守的座上客了,而司马泸溪只是经过这里的匆匆过客。第二,从后一首诗来看,王昌龄对田太守的感激不仅仅是招待他吃几餐饭的事情,而是一种被同情被理解的发自内心的感动。可见,王昌龄从田太守这里不仅得到了物质上的资助,更得到了精神上的安慰。可以推测,王昌龄在武陵虽然同各种人物有过来往,但主要可能还是田太守招待他,他也可能就是通过田太守的介绍来了解武陵的人和事。

    清同治《武陵县志》卷二十八第六页记载:“田席,元和时任。(《府志》)”这里认为田太守就是“田席”,《县志》和《府志》的作者很可能就是根据此诗来推测的。但是,这却是将诗的内容理解错了。王昌龄这里不是代田太守送司马泸溪,而是他自己在田太守所设的宴席上送司马泸溪。诗中“俱怜一逐臣”的“逐臣”,显然只能是指作者自己,意思是了解他情况的人都对他表示同情。

    还有一首是《留别武陵袁丞》: 

    皇恩暂迁谪,待罪逢知己。从此武陵溪,孤舟二千里。
    桃花遗古岸,金涧流春水。谁识马将军,忠贞抱生死。

    这首诗是第二年春天离开朗州武陵赴龙标的时候,王昌龄写给送他一程的武陵县袁县丞(副县长)的。
《湖南通志•卷二十三地理二十三山川十一》载:

    武陵溪在县西三十里,源出平山南,流入沅。(《一统志》)武陵溪一名德胜泉。(《方舆胜览》)源出武山入沅水。(《明统志》)这里的“平山”、“武山”都是指河洑山,即现在常德市武陵区西部同桃源县陬市镇交界处,离常德城区十多里。就是说,当时姓袁的武陵县丞将他一直送到平山下的武陵溪口,才依依不舍地告辞。王昌龄为在贬谪途中能遇到这样的知己而非常感动,于是写下这首“留别”诗。这是送别分手时写的诗,因此李云逸在《王昌龄诗注》中将“武陵溪”说成是湘西北的五溪,则是错得太远了。“武陵溪”就在河洑山下,历代地方志都有记载,诗中显然是指送别分手的地点。

    四

    王昌龄在武陵的另一类创作是访道诗,共有四首:

    武陵开元观黄炼师院(三首)

松间白发黄尊师,童子烧香禹步时。
欲访桃源入溪路,忽闻鸡犬使人疑。

先贤盛说桃花源,尘忝何堪武陵郡。
闻道秦时避地人,至今不与人通问。

山观空虚清静门,从官役吏扰尘喧。
暂因问俗到真境,便欲投诚依道源。

武陵龙兴观黄道士房问易因题
斋心问易太阳宫,八卦真形一气中。
仙老言余鹤飞去,玉清坛上雨蒙蒙。

    (此诗《王少伯宦楚诗》未收。)

    这里两题四首诗,是王昌龄在武陵留居期间拜访两位黄姓道士的真实记录。

    常德道教的发达,与悠久的历史传说和特定的地理环境有关。最早有关于善卷让王隐居枉山(德山)的传说,后来有根据陶渊明《桃花源诗并记》所设计的桃花源境界。这些最初尽管不一定同道教有什么直接联系,但道教的宣扬者可以利用它的退隐自全、洁身自好来做文章。

    即便是直接的道教,在常德也可追溯到东汉时期,当时浮邱子就是居于太浮山(在今常德市临澧县)修道炼丹。晋太康(280—289)中,又有武陵人黄道真弃俗,隐居于高吾山(河洑山紧邻)修道。与此同时,道教宫观也不断修建。现在还有史可考的,早期的就有东汉时武陵的阳山观、桃源桃川的万寿观,晋代桃源的真源观、黄龙观等等。隋唐以后,随着李唐王朝对道教始祖李耳的尊封,常德的道教更是兴旺发达,可谓道徒络绎,宫观相望。唐代开元天宝前后著名的道士就有黄洞源、瞿柏庭(瞿童)等[6](P41-69)。

    这些情况,王昌龄在武陵时肯定亲耳听到亲自见识过。他所到过的开元观,据光绪十一年重修《湖南通志•卷二百四十方外三寺观三》载:“开元观在县南五里。(旧志)[4]”下面还录载了王昌龄《武陵开元观黄炼师院》诗三首。他所拜访的黄炼师,一般认为就是黄洞源。据说他也曾在桃花源的桃花观修炼,后来到润州茅山羽化了。

    至于后一首诗中的“龙兴观”,则于志乘无考,想必因时代久远,或早已更名,因存在时间不长,于史失载,也未可知。不管怎样,我们可以从王昌龄的诗看出道教当时在常德的兴盛情况。

    五

    据专家们考证,王昌龄散佚的作品在唐代诗人中是最多者之一,他在武陵的创作也肯定是如此。尽管这样,我们透过王昌龄在武陵的这几首诗,也不仅可以看出他在武陵活动的基本情况,同时还可以窥见他在此时此地的心理状况。这几首诗所体现出来的思想特征,以下几方面是比较突出的:

    一是表现了忧时爱民、向往清平的政治理想。

    这种理想在他的《武陵开元观黄炼师院三首》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王昌龄来到武陵,首先想到的自然是武陵县境内的桃花源境界(当时还没有桃源县。桃源县是宋太祖乾德963-968中才从武陵县析置的)。拜访道士黄炼师时,他被那种幽静平和的修炼气氛所感染。

    第一首,通过对陶渊明《桃花源诗并记》中所描写的世外桃源境界的气氛渲染,从正面表达了对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自由平等的美好社会理想的追求与渴望。

    第二首中的“闻道秦时避地人,至今不与人通问”,重在批判当时现实中所存在的暴政,从反面揭露了天宝年间奸相李林甫当权人民不堪残虐的现实。

    第三首中则明确提出“便欲投诚依道源”,进一步表达了对建立以“仁”为核心的理想社会的执著追求。

    王昌龄年轻时就已经形成了反对“无道吞诸侯”、谴责“项氏之不仁”(见《全唐文》卷331王昌龄《吊轵道赋》)的儒家仁政思想,唐殷璠《河岳英灵集(卷中)》说:“余常睹王公《长平伏冤文》、《吊轵道赋》,仁有余也。”而在贬谪途中的武陵诗作中所体现出来的倾慕桃花源理想境界的愿望,则是他仁政思想的进一步发展。只不过,他这里是以“问俗”的目的来探讨“真境”,将儒家的志向同道家的情愫结合起来了,但这丝毫也未能改变他以入世为主的儒家思想的特质。

    二是体现了乐观豁达、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

    王昌龄被贬龙标的原因,《新唐书•文苑传》、《唐才子传》都说是“不护细行”,也就是说不注意小节。为官不注意小节者,古来多有,但作为贬谪的罪名却实在少见,这里明显带着诬陷与迫害的性质,这或许也是他能够得到人们普遍同情的原因。

    王昌龄被谗遭贬,他时刻都不讳言自己的“逐臣”身份。他在《武陵田太守席送司马泸溪》中就称“山水清晖远,俱怜一逐臣”。《留别武陵袁丞》中也说“皇恩暂迁谪,待罪逢知己”。这首诗的最后两句说:“谁识马将军,忠贞抱生死。”他认为,即使像马援那样马革裹尸还的将军、皇帝的儿女亲家也免不了遭谗被冤,何况是我这小小的县丞呢!这都说明了他是很坦然地对待自己遭贬被逐这件事的。

    同时,王昌龄历来相信大才不拘小节,当年他从长安赴江宁任所,途中在洛阳就曾一住半年,这次贬龙标途中在武陵也至少住了四个月。另外,他的送别诗中,也留下了自己饮酒必醉的数十处描写。然而他的这些“不护细行”,正是对黑暗现实的韧性反抗。

    正如此,他没有因小人的陷害遭贬而畏缩沮丧,他对自己的前途总是充满了信心、充满了希望,他没有把人生的挫折耿耿于怀放在心上。因此,他在《答武陵田太守》中虽然自称“微躯”,却是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充满豪爽之气的侠客形象。“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他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像信陵君的门客一样报答朋友的信赖。

    三是显示了思考人生、追求真理的探索精神。

    因“不护细行”而遭谗再度被贬,王昌龄心灵的创伤肯定是很深重的。来到远离中土的武陵之后,他饱览了这里秀丽的山水美,感受了这里浓郁的人情味,加上这里十分浓厚的似仙似隐的道教气氛,这些同中土官场那勾心斗角的现实形成了鲜明对照。他决心去探求其中的奥秘,去领会人生际遇易变的真谛。于是,他特意去武陵龙兴观向黄道士请教了有关《易》的问题,并写下了《武陵龙兴观黄道士房问易因题》一诗。

    “斋心问易太阳宫,八卦真形一气中。”斋心,语本《庄子•人世间》:

    颜回见孔子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如此则可以为斋乎?”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所谓“心斋”,就是一心志、遗视听、绝嗜欲、离外物而绝对自由之精神境界,而“斋心”,则为达到这一境界的途径。“八卦真形一气中”说明了矛盾的统一性,社会的治乱、人生道路的顺逆都包含在形成天地万物的一气之中。王昌龄希望从《周易》的变易中,去探求为人行事的人生哲理,这就正好反映了他面对黑暗现实无所适从的矛盾心理。

    然而,宗教本身就是社会的一种麻醉剂,王昌龄希望在此中寻到出路,但得到的仍旧是“玉清台上雨蒙蒙”的迷茫与不解。除此,他还有一首没有留下写作时间与地点的题为《斋心》的诗:

    女萝覆石壁,溪水幽蒙胧。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朝饮花上露,夜卧松下风。

    云英化为水,光采与我同。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府中。

    在这首诗中,溪水女萝启迪了他的灵性,日月光辉涤除了他精神的尘垢,他的身心融化在秀丽的山水大自然中了,他的精神已与自然冥合为一,胸襟与天地同样寥廓无际了。这应是他悟出的道的境界,他在拥有天地日月的大自然里找到了人生的寄托。从思想认识的发展情况来看,这首诗的写作应在武陵龙兴观向黄道士问易之后,这应是他在湘西北瑰丽山水的启迪之下,对同一问题继续思考继续探索的结果。

    王昌龄遭贬龙标经过朗州武陵,受到了各界人士的友好接待,使他临别时仍旧依依不舍,武陵的青山绿水之中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他游赏的足迹。他以上贬龙标过武陵的诗歌创作中,前五个诗题都明确标出了“武陵”,是诗人所有作品中同一地名用得最多的一个,武陵应该是诗人赴龙标途中走过的印象最深的地方。他则用自己“诗家天子”的生花妙笔,回报了武陵的山水和友人,写下了发自内心的对武陵的颂歌,为千年古城留下了世世代代传诵的佳话。王昌龄的名字和他脍炙人口的诗篇,将同武陵千年古城一道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