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风土人情 -> 四十年后忆当年
四十年后忆当年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9-12-8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120

向立波

20181112日,我风尘仆仆的乘车赶往西安,参加全营干部纪念对越自卫还击40周年座谈会。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昔日的硝烟均已散尽。首长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到三秦大地西安市。多年未见的战友们见面时紧紧拥抱,很多人热泪盈眶,互相拍打对方的后背,直到情绪稳定后才互致问候,亲切交谈。他们中,有坐着轮椅由人护送来的,有柱着拐杖来的。应邀参会的我团老政委林德章首长不远万里,不顾路途疲劳和时差困扰,从加拿大儿子家乘飞机赶来参加会议。

我是全营连队中唯一一名以战士身份被特别邀请参加这次座谈会的。当我怀着喜悦的心情与首长们见面时,大家都十分高兴。因为战前部队国防施工时,我被抽调到营部测绘班,与营长、教导员朝夕相处,同桌用餐。所以营长、教导员对我印象很深,见到我时都关切地问:“向立波,你怎么还是这么瘦?”我答道:“感谢首长关心,我一直都这样,没胖过。”营首长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待人品格令我感动。

1113日,座谈会在该酒店会议厅举行。悬挂在主席台前方墙壁上的银幕上映射着“378团一等功臣营对越自卫还击40周年座谈会”的彩色投影显得十分光彩夺目。

会议由原营副教导员何兆祥主持。他宣读了原营长王小南和原教导员江剑松分别亲笔签名的《致烈士的一封信》。全文如下:“一营烈士们:今天,我们营在这里举行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四十周年纪念活动,追忆你们在战斗中冲锋在前,浴血奋战,壮烈牺牲的英勇事迹。你们是一等功臣营的头号功臣,是祖国的英雄。全营干部战士深深地怀念你们,并向你们的亲人致以亲切的慰问!营长:王小南,教导员:江剑松,20181113日,于西安。”并自筹资金向每位烈士家人发放慰问金1000元。之后,全体肃立,向战斗中牺牲的烈士默哀三分钟。

在庄严的气氛中王小南讲话。他向大家通报了全营参战中的伤亡情况和弹药消耗情况:全营在战斗中牺牲12名,占全营编制内的5%,负伤52名,占全团编制的10%,弹药消耗量占全团的42.3%,我们是用伤亡较少的代价和消耗弹药较多的状况下取得每次战斗的胜利,战绩来之不易。我们营之所以在伤亡较少的情况下取得卓著成绩,与炮兵对我们的支持分不开,在这里我感谢炮团的同志们。大家起立,向炮团敬礼!接着,他回顾了全营整个作战过程。重点谈了第一天作战情况,他说,我们第一天担负的是一项十分艰巨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战斗任务。在东溪(越南的一个县城)作战过程中,夺取东溪是整个东部战区第一天的唯一一张牌。

1979217日凌晨645分,3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宣告对越自卫还击战正式开始。紧接着,二连就和敌人打上了。二连用大量兵力去压制正面敌人火力。这时,一连马上变成前卫连。三连作为预备连紧跟其后。在一连和二连先后与敌相遇接火压制敌火力时,三连接替二连前卫任务。这样全营各连密切配合,首尾相应,一路猛冲猛打,拼杀前进,顺利完成了东溪的作战任务,提前两小时完成前指下达的占领东溪县城的任务,军委和总参非常高兴。副总参谋长说:“这支部队会打仗。”

在夺取东溪县城的战斗中,三连一位排长带领一个班作为尖刀班首先冲入城中,随后,由三连连长翁公明,指导员张小沙带领两个步兵排和炮排紧跟其后。当他们冲上四号公路时,拦截了一辆从河内方向开往高平方向的公共汽车。车上30多人,全都穿老百姓衣服。后经审讯得知全是越军从犒劳山雷达基地撤下来正往高平转移。其中一名军官还是上校军衔。东溪县城占领之后,二连占领了东溪县城以东、靠高平方向的376团阵地;三连占领了378团和377团的阵地;一连占了师指挥所的阵地。机枪连和炮连都配属到各步兵连。完全按照师首长的指示,在坦克的配合下迅速的完成了任务。夺取了东溪,就能使42军主力迅速开进高平;各种坦克群、火箭群就能够顺利地通过,对围攻高平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营长讲话结束后,参会的团、营首长和配属火力及团直相关部门的首长分别讲话。

随后我也作为特邀代表在会上作了发言。我就参战回国战评结束后调往广西边防连任文书时凭自己当时的记忆,趁热把战场上的亲历亲见用文字记录下来,写成《一名越战士兵的回忆》的经过向各位首长作了汇报。《回忆录》共3万余字,以一名士兵的视角详细记录了每次战斗中,我们年轻的营、连首长(当时营长王小南27岁,连队指导员张小沙28岁,连长翁公明29岁)镇定自若、沉着迎战的儒将风度和全体官兵甘洒热血、奋勇杀敌的战斗场景。也记载了很多发生在我们官兵之间、战士之间互相关心的人和事,以及战斗间隙我们的战士之间泰然自若、嘻笑打闹的真实场面。

在谈到战例时,我说:“我当时任六0炮一炮手,从战斗开始到奉命撤军,一直跟随连队指挥所,随连队走在队伍前面,亲历了抢占东溪、攻克高平、夜袭茶灵、挺进广渊、激战下埌等各次战斗。对我印象特别深的是35号发生在班兰地区的673高地反伏击战。

当时,蒙蒙细雨,我们连队担任前卫行进在沿山冲一侧的公路上。正当连长翁公明命令我六0炮和配属我连的重机枪向公路前方山冲深处准备炮击和射击,以掩护尖刀班搜索前进时,突然从右边离我们约三四百米远,数十米高的673高地山顶,敌人的机枪向我们射来密集的子弹。然后敌人各种轻火器一齐打响,我们遭到敌人的伏击。

瞬间,敌我双方对阵开火,枪声大作,炮声隆隆,整个山冲沸腾起来,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对峙近两个小时,我方部队受阻。此时,重机枪班班长王远顺命令他们班架枪还击。躺在我身后的小陈侧身准备架枪,胸部就中三弹。他说道:‘哎呀!中弹了!’我转过头只见他用军帽堵住胸部,仅几分钟,鲜血流尽就牺牲了。班长王远顺悲愤交加,直挺挺的站起身来,紧握冲锋枪发疯似地向敌阵猛烈扫射。边打边喊:‘副班长,小陈牺牲了,赶快架枪!’可能因当时枪炮声太大,副班长没有起身。这时,只见王远顺丢下手中的冲锋枪骂道:‘妈的×,老子自己来!’他迅速架枪还击,这样又和敌人对阵很长时间。

战斗已进行2个多小时,再继续敌暗我明的盲目打下去,我方将更加被动。在这紧要关头,我连指导员张小沙猫着腰小跑着从连队队伍尾来到敌枪声最猛烈的我们身后,细心观察了一会儿敌火力点情况后问我们:你们找到准确的敌人火力点没有?当大家回答只知道可疑方向时,他果断的命令:停止射击!我们的轻重火器立即停止。受阻在后面沿公路一线的我方部队见前面停止了枪炮声,也跟着停了下来。敌人弄得莫名其妙,也跟着稀里糊涂的停了下来。顿时,整个山冲一片肃静,静得使人发慌。接着,指导员又命令我们:六0炮、重机枪,给我打,其他人注意观察!我们从地上一跃而起迅速架炮,与重机枪一道对准673高地猛烈炮击和扫射。越军又疯狂扫射起来。这次则是我们请他们打的,即采用的是火力侦察战术。双方对打一阵之后指导员又命令停止射击!敌人也停止了射击,山冲再次肃静。指导员又问大家看清火力点没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在竹篷里、在杂柴中。指导员命令:一排从我左侧,二排从我右侧,三排从正面!配属火器掩护!同志们冲啊!步兵冲下山坡,跨过小溪,在我六0炮和重机枪的掩护下,奋力冲向673高地山顶。快到山顶时,指导员命令我们停止炮击和射击。他使尽全身力气高喊:“冲啊!不让敌人跑掉了!抓活的!我步兵包抄过去,嚣张一时的敌人狼狈不堪,抛下尸体,弃阵越过山峰而逃。历时三四个小时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我的发言在参会者中引起很大反响,大家纷纷向我索取《回忆录》资料,以便铭记四十年前的这段经历。

上一条: 老家伙青年
下一条: 寻 秋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