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理论探讨 -> 浅谈对湖湘文化的理解
浅谈对湖湘文化的理解
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2014-11-25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619
张雅欣
 
    关于湖湘文化精髓的概括,学术界比较公认且较典型的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经世致用、实事求是”;二是“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百折不挠、兼收并蓄”。 
 
   湖湘文化是中华文明中独具特色的文化奇葩。湖湘文化以原道发端,远迹屈子,中经贾谊、柳宗元形成湖湘文化原道的源头,到周敦颐重构儒道的《太极图说》、王船山“六经责我开生面”,魏源“技可进乎道”、“师夷之长技以制夷”,谭嗣同锻造维新变法的思想利器《仁学》,直至毛泽东思想的形成,“流风所被,化及千年”,终于积千年之功,卓然独立于世,为中国近现代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
 
    湖湘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湖湘文化的精髓和灵魂是“湖南人精神”。湖南人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种具体表现形态,它既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共性,又体现了湖南人的个性特征。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认真研究湖湘文化,弘扬湖南人精神,对于实现湖南现代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下面,我来谈谈对湖湘文化的见解。
我认为,湖湘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是在历史上逐渐形成并发展起来的,由湖南人和流寓湖南的外省人共同创建的颇具特色的地域文化。这个定义有四层含义:首先,湖湘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一个分支,是一个有机组成;其次,湖湘文化是历史文化,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步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有着悠久历史的深厚积淀;然后,湖湘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是在湖南这块土地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带有浓厚的湖南地域色彩;最后,湖湘文化的创造者主要是湖南人,而流寓湖南的外省人也为湖湘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注入过新鲜的血液,甚至做过巨大的贡献。
 
    谈到这里,我想说大家应该对什么是湖湘文化有了大致的了解了吧。然而今天我要讲的主要是湖湘文化的精髓和灵魂,那就是 “湖南人精神”。湖南人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种具体表现形态,它既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共性,又体现了湖南人的个性特征。湖湘文化的繁荣孕育了大批湖南英雄豪杰,而这些英雄豪杰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湖南人精神。
 
  湖南人精神也称“湘学精神”,它是湖湘文化的精髓和灵魂。湖南人精神包含哪些基本内容?学者们各抒己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学者把湖南人精神概括为三个方面:推崇理学、经世致用、躬行实践,有的学者把湖南人精神概括为四个方面:知行合一、理践结合,内圣与外王并举、爱国与爱乡统一。我则着重强调了湖南人精神中湖南人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强烈的责任感。我认为,这些看法都是有价值的,在此,我就想以他们为依据,通过总结湖湘文化的历史发展及其作用,说出自己关于作为湖湘文化的精髓和灵魂的“湖南人精神”的理解,大致可以表述为下列几个方面:
 
    一、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
 
    这种精神是由湖南民众的“霸蛮”和“倔强”的性格决定的。在古代,湖南处于荒蛮之地,条件十分艰苦,养成了民众的刻苦耐劳的“霸蛮”性格。在近代,湖南成为中国各种社会矛盾聚焦的地区之一,且一直处于社会变革和政治风暴的中心。在这种特殊的社会环境中,养成了湖南民众“倔强”的性格。陈独秀在1920 年发表过一篇题为《欢迎湖南人的精神》的文章,他满腔热情的赞扬道:“湖南人的精神是什么?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湖南人这种奋斗精神,却不是杨度说大话,确实可以拿历史证明的。二百几十年前的王船山先生,是何等艰苦奋斗的学者?几十年前的曾国藩、罗泽南等一班人,是何等‘扎硬寨、打死战’的书生!黄克强历尽艰难,带一旅湖南兵,在汉阳抵挡清军大队人马;蔡松坡带病亲领子弹不足两千云南兵和十万袁军打死战,他们是何等坚忍不拔的军人。”毛泽东在青年时代也主张,要充分发挥湖南人的奋斗精神,造就湖南文明于湖南领域之内。毛泽东概括湖南人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而奋斗精神的必然延伸就是敢为天下先、猛进善变的拼搏和创新精神。
 
    二、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精神
 
    自古以来,湖南人就具有忧国忧民的爱国精神。首先,湖湘学者多留心治国安民之道,关心国家大事。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们认为,治学的着眼点是为现实的政治服务,主要是研究国家治乱、兴亡之道。胡宏总结千百年治乱兴亡的历史教训,提出了“民为邦本”的主张。他说:“治道以恤民为本。而恤民有道,必先锄奸恶,然后善良得安其业;而锄奸恶之道,则以得人为本也。”张拭则进一步强调要得“吾民之心”,关键在于“不尽其力,不伤其财”,关心和维护民众利益。其次,湖湘学者多高昂爱国主义精神,提倡民族大义,英勇抗击外敌入侵。从早期湖湘学者胡安国、胡宏父子开始,历代湖湘学者都具有保卫祖国,复兴民族的强烈历史责任感。在南宗末年的抗金斗争中,湖湘学者用自己血肉之躯,写下了英勇悲壮的历史篇章。王船山主张“民族至上”,把中华民族的兴亡看作是“古今之通义”,而把出卖祖国和民族的汉奸、卖国贼列为永不可赦的“万世之罪人”。 
 
    三、敢为天下先的独立创新精神
 
    敢为天下先是近代湖南人又一个突出的特点。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睁眼看世界的人是湖南人魏源。他在鸦片战争时候就“举世皆睡我独醒”,明确地主张“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为中国图强御侮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提出要把人才送到国外去培养的是湖南人曾国藩,他与李鸿章一道给朝廷上奏折称:“拟选聪颖幼童,送赴泰西各国书院,学习军政、船政、步算、制造诸书,约计十余年,业成而归,使西人擅长之技,中国皆能谙习,然后可以渐图自强。”通过派遣出国留学人员来培养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人才,在当时历史条件下不失为救国图强的一剂好的药方。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出使欧洲,实地考察西方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科技诸方面成就,并且提出要学习西方的政治制度的是湖南人郭嵩焘。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喊出“冲决一切罗网”,并且为了维新变法而流血的人是湖南人谭嗣同。政变发生后,不少人劝他出逃,他满怀豪情地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在中国近代史上勇猛奋进、敢为天下先的湖南人还可以举出许多。即使是现在,湖南人敢为天下先的例子也比比皆是,例如, 2011年5月18日下午,湖南省吉茶高速公路矮寨特大悬索桥技术研讨会在吉首隆重召开。湖南省副省长韩永文作了重要讲话,“轨索滑移法”这项创新技术是世界首例,是在湖南产生的,是湖南人为之骄傲的事,充分体现了湖南人敢为天下先敢于技术创新的精神。
 
    四、格物致知和实事求是
 
    近四百年湖湘文化的道统脉络非常清楚,前后大家相望,从王船山的旁证博引、评述宏论,到魏源的洋为中用,到曾国藩的笃实学风,到毛泽东的《实践论》和《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其“唯实”的思想路线是前后相继的。 
 
     身为万世师表的伦理思想家孔子,生前并不得意。他在等级森严的奴隶制社会晚期提出了新的、有浓厚唯物辩证特征的伦理和道德体系,借复古的口号行革新变法和挽救人心之实。孔子生前实是改革家。 汉代董仲舒尊孔,抽掉孔子的革新和辩证精神,留下了伦理道德。宋代的朱程理学则对孔子学说精华破坏最大,理学家用佛学和道家中的主观唯心主义玄说来注解和重构孔子的学说,结果儒学理论体系越来越大,离孔子的真理、离实际生活越来越远。
 
    朱程理学以心学为号召,知行两端,基本上把孔子的革新和辩证精神阉割掉了。南宋的灭亡和元明两代儒学日益走向唯心的“心学”,使有远见的文人不得不从实际出发来思考当时的社会诸多问题,其代表就是近代湖湘文化的开山祖王船山。船山先生以激越的文人情怀和不屈不挠的实际斗争生活体验,上续诸子,提出了“格物致知”、“实事求是”的思想,在唯物的基础上复古了孔子的革新辩证精神。可以说船山学说相当的部分是独立于朱程理学之外的。船山学说强调经世致用,经清中叶魏源、曾国藩等人的大力推崇,遂成当世显学,它对发奋图强的清末洋务运动,对立志救国的“五四”前后大批文化青年都有深广的影响。
 
    要而言之,今天谈到近代湖湘文化的传承,无论思想哲学还是文学艺术,其思想路线就是“格物致知”、“实事求是”。
 
    对于湖南人精神的描述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概括的,我的见解应该只是冰山一角吧。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的发展离不开湖南人的贡献。湖南人精神在历史上为改造社会,振兴中华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我们必须弘扬湖南人精神,因为那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需要,是实现湖南现代化的需要,是打造和谐湖南的需要。